院方回应领导冒领抗疫补助:纪检书记确有实际付出


美国人的要求很低啊,现在已经每天死400多人,新增一两万感染者,但特朗普的支持率继续往上升。有人认为,美国是有限政府,所以政府没责任。中国是无限责任政府,虽然死人少,感染总数少,但武汉出了用环卫车运送食材,河南某县出了无症状感染者没有第一时间通报,中国政府在道义上就是比美国出了大量感染死亡还应当受到指责。

当天晚些时候,达塞尔还在柏林政府网站发公开信,再次就自己“故意感染病毒”言论的作出解释:感染病毒并不是“自愿的”,而是“不可避免的”。他写道,在女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自己必须居家隔离14天。“因为我们没有其他住处,而她已经感染,我也可能被感染,也不可以去酒店或者搬去朋友家,所以一起隔离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对此,达塞尔解释说,在一个家里生活,“几乎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两星期而不被感染”。他认为,长期目标也应是让人们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能力。

报道称,听到这番话的记者也惊住了:“因为您想和她在一起,所以就让自己被她传染?您作为一名应该做榜样的政治人士,这样做合适吗?”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但是转来转去,怎么最后一想,还是中国做得对啊。事实太强大了,总有人想用舆论的黑幕把这些事实盖住,让我们在他们设计的逻辑中打转,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愤怒,搞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天说,如果这次疫情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人以内,他们的工作就做得不错。这话如果任何中国官员说,一定会被骂死。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少给我扯这些淡。少些感染,少些死人,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谁试图忽悠公众,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都是别有用心。